Dio

Dio读作有毒

屌五先死一车妈

Mîrlos:

爱吃鳕鱼的BT:



量子双陨星:







*标题与内容无关。

我把话撂在这里,了解清楚D5成吨的抄袭料以后还能粉/玩D5的群体,都是傻逼。
不知道D5抄袭锤的D5玩家,情有可原。
知道D5抄袭锤还在玩/出产相关同人的D5玩家/粉丝/所谓DBD和D5双担粉,我去年买了个登山包,超耐磨。
特别是画手,我不理解画手支持一个仅美术设计上就存在严重抄袭的游戏是出于什么心态。
以及:D5粉(包括游戏玩家和同人群体)活该被嘲。这条没什么可说的。正因为存在你们这样愿意(至少是不介意)玩抄袭游戏(提供正面支持)/产出其同人作品(提供间接支持)的人,某几家抄袭大厂才有动力一次次山寨有价值的作品。你们到底是不是猪厂的帮凶,自己心里还没有B数?
关起门来玩D5,这个没人拦得住。玩着D5还跳出来叭叭叭叭,请躺平任锤。完。





金苹果11

谢伊觉得自己睁开眼就是个错误。当年离开波士顿独身去了法国终结任务,当他收到海尔森死亡的消息时就已经清楚波士顿的圣殿骑士失败了。 而随后的国际变故也证实了这一点,战乱纠纷,无辜人惨死在名为自由的搅拌机里。血腥而又无奈,原本这一切可以避免。 能抱着自己的孙子教导他剑术,向他阐述自己的想法更是一件让他恍惚得如同做梦一样的事情。在那一批圣殿骑士里,他是最幸运的。就像他一直说的。

当死亡降临的时候,他听到那个温柔的声音轻轻叙述着他埋在心底的遗憾。如果他们都没有死,死在战争的人是否会少一点。他不止一次想过这个问题,也不止一次说服自己。谢伊以的为自己已经看开了这些,但那个温和的声音却毫不费劲勾起了他的遗憾。

如果可以重新选择,他绝对不会答应那个该死的声音!

“谢伊?”

身材高大的青年带着几分不解,澄澈的棕色瞳孔中带了几分无措。但很快便被掩饰。

虽然并未与那位亲手弑父的刺客大师见面,但谢伊也见过他的画像。比起亲眼看到这个,更令他震撼的是对方的服饰,特别是脖子上的十字项链。

上帝阿洞察之父他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相比之前的海尔森,现在的海尔森和刺客们的相处更为融洽,仅仅半日,雅各布的几乎要将这位前圣殿团长引为知己好友。两个人之间愉悦的气氛另还在苦恼的爱德华甚至大导师都忍不住瞥了几眼。

真是世界末日。

穿着白袍的莫霍克青年几乎不敢去看爷爷皱成一团的脸。

真可真是世界末日。

一身标准盛典大团长装饰的莫霍克青年一脸不满得看着那个忽然出现但又莫名呆滞的属下。他转头看着在场的另外一人。

“他没你说的那么精明,看起来更像是个……”呆瓜。青年张了张嘴,似乎对自己即将说出口的话有些不好意思。“查尔斯,你来协助他。我们必须尽快找到父亲,他身上带有神殿的钥匙。”

“这是新的命令,希望你们能证明自己的忠心,特别是——这种情况!”

站立一旁许久几乎没被谢伊发现的英国男人摸了摸脸上的一块淤青,沉默点了点头。

老天他敢说不吗虽然不清楚这个小子为什么会搞成这样子,但说真的他的那股子野蛮劲儿一点都没变!

查尔斯感觉自己的发际线又要高出新纪录。

金苹果10

康纳一直以为父亲是被爷爷抓(划掉)劝回来的,但注意到两个人身上没有一点血腥味和战斗过的疲惫——没人会觉得谢伊会乖乖放人,除非是海尔森自愿回来。 当海尔森那句圣殿骑士大团长说出口以后,在场的刺客反应几乎都是一致的,抓紧最近的能当做武器的东西瞄准他然后愣住。 雅各布趁机泼了那杯他认为有毒的咖啡,举着咖啡杯子一脸严肃,仿佛手里拿着的不是什么易碎的咖啡杯而是一只结实的铅球。爱德华本能的抓紧身旁的雅阁,牢牢地抓住对方没有举起的手腕。康纳甚至感觉他下一秒就要把那位伦敦刺客扔出去。 康纳在本能的戒备以后,就察觉到对面人视线的异常,他是盯着自己说的。

康纳有那么一瞬间,觉得海尔森可能被脾气暴躁的爱德华打傻了。

爱德华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莫林甘停在岸边,谢伊沉默了一路,没有说一句话。他觉得今天的事儿有点太刺激了,就在前几个小时前,他的现任上司刚刚恢复他记忆中的样子,然后就在他的船上失忆,甚至在谢伊试图用鹰眼捕捉两人时,他惊骇的发现原本蓝色的人影此时一片通红。这也是他没去追的原因。

太不真实了,前任刺客满脑子胡思乱想,然后看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人影。那人头上戴着深蓝色三角帽,身着一身厚重军官大衣,腰后皮带上却挂着一柄斧头,似乎是察觉到身后有人,他转过身,谢伊震惊睁大了眼。

大导师站在墙角,被黑暗盖住的面容丝毫不减一丝威严,甚至让在场大部分人都屏住呼吸。

“……所以,在我的世界里,卡顿哈……顺便是什么名字,那边的土著小子,应该叫我声爸爸,只不过被该死的圣殿们抢先带走洗脑,至于你们说的我是圣殿大团长这种事,没当过,不背锅。我要说的只有这么多。”丝毫不受影响的青年面不改色端起自己父亲的酒灌一口,然后优雅的用袖子抹抹嘴,动作之豪爽熟悉令金发海盗眼角忍不住抽搐一下。

说实话,他有点怀念之前那个优雅严谨的儿子了。这个儿子更像是连喝五瓶威士忌后的附赠品。

“老天。”一旁的雅阁忽然出声,纯正的伦敦腔里的兴奋几乎要溢出来,他忍不住大力拍拍陷入纠结的海盗同伴,“我闻到了同类的味道。”

房间气氛瞬间更加压抑。

金苹果九

人生总有很多选择。海尔森觉得,自己可能有个假人生。
老实说跟着比自己略矮了一头的金发青年,大脑胡乱的想着一个年龄和自身现在看起来差不多的爹,这种设定他居然接受的毫无压力,并且没有一点不自在。似乎是冷水澡的作用,原本茫然的大脑忽然清醒,连带着自己的记忆。
不安的情绪在他大脑里的画面忽然翻腾的时候便冒了出来,他总觉得哪里不对,但却说不上来,迟疑了一路一直试图搭话的海尔森伸出手,潇洒过头的搭着他年轻父亲的肩膀。两个人同时身体一僵。海尔森只当做自己没看到这么年轻的父亲一时调整不过来。
“嗨,海盗大师,你看起来气色好多了,出去一趟有什么新奇的艳遇吗?”
调侃的语气让爱德华有一瞬间以为自己捞了一个艾吉奥,他几乎有点惊悚的瞬间扭头盯着那个笑容轻佻(划掉)优雅的青年。一瞬间有种把人重新扔回海里涮一下的冲动。

海尔森觉得自己很冤枉,他的记忆还停留在自己几乎磨穿了舌头才勉强把似乎是自己儿子的,比自己高出一头(重点)看起来比自己还要老的壮汉(重点)说服,勉强利用并没有多少记忆的父子情,让两个立场完全不同的人勉强达成合作。
关系微微缓和,随后便在对方忽然的拥抱中失去意识。
刚醒来就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船舱,一个不比壮儿子白多少的刀疤青年眼神火热盯着自己,除了和自己壮汉儿子如出一辙的十字项链让他克制着没有出手攻击,然后就是一个免费的冷水澡。该死的船,该死的海浪。

年轻了不少的父亲把他拽上寒鸦号,刚回笼的记忆停留在老父亲最后一句话是不把拉顿哈给顿带回来就活剥了他的皮这种惨绝人寰的威胁上的海尔森,无比自然的顺着冰冷的海风打了寒战。然后普通往常一样和老父亲打招呼。然后收获到一枚看着神经病的眼神。

他养了十年(划掉)的儿子虽然长大了歪了但起码聪明伶俐,该不会喝多了水变傻了吧,不对啊,目前的资料里显示,不会游泳的,只有那个永远一脸正经的大导师啊?没准是被金苹果附了身?最后一向能言善辩的金发海盗放弃了自己的幽默,难得用了大导师的教科书式介绍,然后留下一句。

我很清楚你的行为,海尔森,别耍花样,这对我们都好。说着,然后随手,把搭在肩膀上的爪子拍了下来。

被莫名黄牌警告的海尔森:……
他这次没提爱德华的身高啊?难不成父亲年轻时,比年老了还要在意身高问题吗!

受到惊吓的不只是爱德华,再一次成功留守基地的雅各布难得闲情逸致抢了法国同伴的咖啡慢慢品尝,浓郁的香气还没品出来,闲不下的本性早已第一时间抓到慢慢出现的两道身影,敏锐的视觉让他清晰的捕捉到海尔森的笑容。
雅各布怀疑法国人在报复自己嘲讽他的身高所以在咖啡里下了毒。直到爱德华用力掐了他一下。

海尔森不厚道的笑出了声。然后他就看到了康纳。

记忆瞬间回到被某个黑色壮汉抱晕过去,海尔森的笑容瞬间僵硬。

留守刺客大师们很快(yinweiwuliao)聚集,海尔森的异常几乎不需要爱德华的报告,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如果说曾经的海尔森就像是十二月的刺骨寒风,现在的海尔森就像是六月的暖阳。

但不论寒风还是暖阳,海尔森肯威的嘴,依旧和他的剑术一样,字字扎心。

康纳只觉得,大概海尔森唯一不那么讨厌的时候,就是他睡着的时候,或者闭嘴的时候。

但他很少看到海尔森这种笑容,类似于幸灾乐祸的笑容,还没等他想清楚,那点弯起的弧度在注意到自己以后,瞬间消失,甚至带着几分冷意和防备。

“圣殿大团长,你来此处有何目的?”


你的眼睛,看到的也许只是一小部分





最下面叶子或者说尾巴的代表心,思想,【感情】。左面代表着人看到的现实【快乐】,右面代表人的的想象或者理想【痛苦】。现实太过杂乱,但每件事都有自己的秩序,理想【想象】【痛苦】无限延长。
现实【快乐】和理想【痛苦】有关联。
我【眼睛】看着中间。

至于翅膀,其实真的只是因为自己诡异的对称而已xxxxx

金苹果

第八章
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船舱。或者说,船长室,从并不舒服的床上起来,视线略过四周整个船舱,他心里有了这么一个结论。或许是一个船长室。至少在他的记忆里,船舱门应该在天花板上而且,味道没有这么…清新?但船长室允许外人进么?
或许他是这艘船的船长?但下一秒他便打消这个念头。
这里看起来很眼熟,至少从他在这里睡的很安心这点来看…等等,他之前睡的都很不安心么?
正思考着,船长室的门被推开,穿着黑底红镶边制度的青年逆光站在门口,看不清面容,但声音却有一种熟悉的陌生感。
Sir,感觉怎么样?

他张了张嘴,喉咙里紧紧溢出一个Mr,再发不出任何声音。
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醒来以后,被他忽略的那个异样,记忆空白。
似乎是自己的状态让对方有些担心,青年迈进房间,海尔森几乎是瞬间便注意到对方深刻眼睛上的疤痕。
抓住对方失控伸向自己的手,他在对方瞳孔里看到自己的表情。
冷漠,茫然。
你是谁?
这句话他没有说出口,但他总觉得在他刚刚冒出这个疑问,眼前的青年便已经察觉到这个问题。
船体忽然剧烈震动,伴随着炮弹炸裂声,两人站稳身体,他放开了青年的手。
在三分钟以后,谢伊眼睁睁看着刚醒来,并且疑似失忆的团长毫不犹豫地跟着追出来的寒鸦号船长爱德华跑了。
谢伊忽然想辞职。
爱德华沉默盯着一脸自然喝茶的海尔森,忍不住拽着一旁凑堆看热闹的黑帮老大用力掐了一下,在雅阁发出痛嚎的同时,再一次确定这不是在做梦。
他的儿子,圣殿骑士团团长海尔森肯威,在刚和他吵完,在自己坚持开着寒鸦号追出来,刚靠近那艘看起来比寒鸦号装备精良了不少的船,心里还没来得及感慨,就看到一个人跳海了。
恩,有点眼熟。和他儿子穿着一样的衣服…等等这年头除了海尔森还有其他人也这么喜欢那顶被刺客们私底下调侃了无数次的三角帽么?!
等意识到那个在海里起起伏伏即将被吞噬的人就是自己家的傻儿子以后,金发海盗毫不犹豫得跳海,迅速捞起自己的傻儿子。
说实话他有些搞不懂了,但视线漂移到对方面容上时,爱德华觉得自己心口仿佛被人狠狠锤了一下,年轻的脸上带着几分难以掩饰的惊恐,和劫后余生的庆幸。
穿着红黑色圣殿制度的青年脸色阴郁地站在船上,看着两人离开的身影,垂落身旁的手紧紧握住。
在他刚见了海尔森后,那个金发海盗的女儿,Sir的姐姐,曾经找过他,不得不说,在这里,记忆共享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虽然无意间也看到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事情,但…
转头吩咐一旁的大副。
我们该去找那位了,商讨一下,关于圣殿骑士团团长的…背叛。
或者说,对某样东西的试探。

另一边,虽然有把握对面不会开炮,但没想法对方真的一言不发驾船离开的爱德华默默松口气,视线扫到一旁浑身湿透,脸色也因为寒冷变得苍白的青年,转头踹开看热闹的水手们,拖着儿子直接进入船长室,扒出来自己装衣服的大箱子。

无意间看到自己父亲翻出来的各种风格的长袍,海尔森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真相。
并不知道自己儿子因为大导师和艾吉奥他们的馈赠而自行脑补,爱德华绝望发现自己的衣服除了刺客袍,还是刺客袍。
迟疑看着对方身上类似军装的制度,把手里的长袍递过去。
你不介意的话,我只有这种…
还不知道自己儿子失忆的海盗一脸惆怅握
紧拳头,生怕自己儿子说出什么欠揍的话让自己忍不住。

海尔森的确说了,虽然和他想的不一样。
看着自己父亲大方的把整个箱子都推过来,失忆的圣殿团长迟疑了一下,很坦诚的表示了拒绝。

“父亲,我不确定,我能不能穿,上。”

金发海盗动作瞬间僵硬,垂头翻衣服的手差点把手中的布料撕开,面上的表情狰狞无比,我可去你的吧,混蛋小子

童话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女巫

爱上了一个女孩

女孩爱上了隔壁领居

家的男孩

男孩爱上了一座城

城没有感情

是一座空城

于是男孩去当了守卫者

女孩怕他寂寞

就去拜托女巫

时不时派些恶魔骚扰那里

男孩越来越疲惫,但同时,也越来越爱这个城

男孩爱城,但是城里只有他一个人,人类的本性让他渴望同伴

但他又不愿意离开,于是他开始努力建造这个城,后来城热闹了,他却慢慢不满,开始恐慌城被人夺走

于是他拜托女巫毁了城的繁荣,并且立下了诅咒,这个城,不允许任何人进来,除了他

没人找的到这个城

但诅咒是双方面的

别人找不到,他也离不开

他开始渐渐憎恨这里

但他又爱这里,于是他一边爱着,一边狠着,同时诅咒着

他自己

和这个城

女孩看不到,但女巫知道,于是告诉了她,她用了一个最方便的办法,他去求了女巫

女巫自然有条件,他给了女孩一个沧桑丑陋的皮囊,让她穿这个,跟着魔鬼去了那城,见了男孩

他能在那里就多久,魔鬼就会攻打多久

魔鬼的进攻让男孩觉得自己的城被人盯着,于是他又开始忙着抵御

随便救下来女孩伪装的老婆婆

于是他请求女巫,用一只眼睛的代价把女孩留下

女孩觉得很幸福,但也很痛苦,但也没办法,她更多的是好奇这个城

于是她每天四处走

走遍每一个地方,摸遍每一个角落

后来,男孩和他聊天,他聊的话题从对方,变成了这座城

男孩发现,她比自己更了解这个城,很不开心,觉得她碍眼

但他是唯一能和自己交流的人后来女孩在城中散步的次数越来越多,搜寻的地方越来越深,

甚至发现了一些男孩也发现不了的东西

后来,男孩忍无可忍,把她推进了魔鬼的口里

魔鬼停止了攻击,男孩继续守着他的城

后来,城空了。

一个有毒的脑洞

和基友水聊的时候。
忽然提起了兵短(划掉)…兵长,假如,兵长穿越到了大gay命



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金苹果7

事实上他可能的确打不过,沉默盯着暴怒中的爷爷和冷静的父亲,已经恢复的人没有像之前一样变得年轻,而是像决战前他看到的那样,冷漠,衰老,疲惫。墨蓝色的瞳孔和冷硬的表情看不到一丝之前温和的影子。

一旁的谢伊脸上带着几分不安。

时间倒回三天以前。

生气中的珍妮弗永远是家里的第一,在经历过大女儿将近半个月的暴怒后,爱德华终于意识到带着儿子喝酒的确不太稳妥。

于是每天被拉着喝酒的成了已经成年的康纳。

康纳表示他宁愿接受珍妮弗姑姑的责骂也不想陪着爷爷喝酒,在人喝醉以后还要摁住不让对方跳舞真的很难。特别是那个人武力值并不低。

另一边海尔森对于自己每日的甜点消失很不满,房间内的放置在窗台的书已经被主人遗忘了将近两个月,落上了一层灰尘。随意扫了一眼那本厚厚的书籍,小圣殿骑士团团耐心得吹掉上面的灰尘,顺便找了一块干净的布,把书仔细擦干净。然后盘腿坐在窗台上从之前的地方继续阅读。但至始至终,他的眉头在拿起那本厚厚的书籍后,一直紧紧皱着。

谢伊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哪怕对方。已经成了一个孩子,但自己面对他的感受并没有一丝变化…恩,除去变小有点不适应外。

犹豫片刻,青年最终开口打破宁静。

“sir…”

“下午好,Master cormac。”带着几分稚嫩的嗓音在青年出声以后便回应般响起来。

海尔森很轻松便从窗台上跳了下来,稳稳落在地上,“好久不见,我们是时候好好谈谈了,Master cormac。”

谢伊从没有觉得时间会变得这么快,又这么慢,他在三天内,见识到一个人从幼童变成青年再到中年最后衰老的过程。

三天内,除了谢伊,没有任何人见过海尔森,包括爱德华,等到珍妮弗意识到不对劲时,海尔森再次出现。

毫无生命力的灰白发被一根红发绳整齐地束缚在脑后,深蓝色的三角帽端正地戴在头上,帽子投下的阴影覆盖着人的双眼。被皱纹覆盖的面容上看不出一丝温情。

爱德华有些发怔。

“日安,父亲。还有珍妮弗。”他视线扫过印第安小伙子,嘴唇似乎动了动,但最终只是下垂撇了撇。

又来了,康纳几乎预见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几乎是本能的,抓紧了腰侧的斧柄。爱德华脸色阴沉,湛蓝色的瞳孔燃烧着怒火,直直的投射向海尔森…身旁的谢伊。

一旁的谢伊本能的握紧了剑柄,同时默默站直,让自己看起来理直气壮一点,虽然他的确没有做什么,不过,至少从眼神这里,上司和赫赫有名的海盗之王至少是有血缘关系的。

“海瑟姆,恢复了很好…”爱德华勉强扯出一个笑容。

“事实上,我打算离开。”海尔森打断了对方的话,“父亲。您应该很清楚,这里不是我应该待的地方。”

“我们为什么呆在这里,又为什么争论,这是争端的起源。和平只是暂时的,您很清楚这一点,不是么?”

“金苹果的实际作用,您也很清楚不是么?”

金发海盗握紧拳,珍妮弗在一旁,脸色同样不好看,但金发女人还是忍住讽刺,拍拍自己的年轻的父亲。其他的刺客们明智的选择了安静。

做完下命令一般的告别,毫不留恋的转身,似乎亲人毫不重要,只有谢伊注意到,海尔森的手指微微动了动,似乎想抬起来但又放弃了打算。

“走了。”几乎是习惯性,他跟在深蓝色身影后面。

“你之前说,找我们的同伴。”

“是的,sir,我找到了…”

“艹,老子真希望特娘的一切都没发生过!”

即便走了很远,依然能听到身后海盗之王的怒吼,谢伊忍不住回头,金发海盗似乎被摁住,默默叹口气,忽然感觉脚下似乎踩着什么。

下意识低头,看着被踏在脚下的蓝色衣料,颤颤巍巍视线上移,刚才健步如飞的圣殿大团长此时脸朝地趴着。

谢伊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ps:全程躺枪的圣殿二人组

偶尔翻到以前的作业干脆试着发上来求指点